网站导航

文字显示:【 】   阅读底色:   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> >> 特色品牌 >> 宁波:干部德行考评

宁波造了把“尺子”专量领导干部道德(干部德行评价系列报道一)

时间:2010/6/23   作者:管理员  点击:10174

才为德之资,德为才之帅。德与才,如同干部素质的两根“支柱”,互为依托,缺一不可。相比而言,才不够,可以学;德不行,很难补。现在一些干部出问题,主要不是出在才上,而是出在德上。识人难、用人难,往往难在识德上,如何考察干部的德,一直是干部考察中的一大难题。

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明确要求:坚持德才兼备、以德为先用人标准。选拔任用干部既要看才,更要看德,把政治上靠得住、工作上有本事、作风上过得硬、人民群众信得过的干部选拔上来。
“分析近年来群众对干部的意见,主要集中在对干部的德不满意上。”浙江省委常委、宁波市委书记巴音朝鲁说,在用人导向上,有必要把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。
宁波从2004年起,开始探索领导干部德行考评问题,在全国率先开始探索建立领导干部德行评价体系,干部群众反映良好。目前宁波正在酝酿出台《宁波市领导干部德行考核评价暂行办法》和《关于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。今后,组织部门在对市委管理领导干部(人选)、换届(任期)考察、年度考核、个别提拔任职考察和竞争性选拔考察时,原则上都应当组织实施德行考核评价。评价中,既要注重考核政治品质,也要注重道德品行。
宁波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朱伟说,探索的重点是解决德行考评的科学性与可操作性,对不同情形的干部德的考核应突出不同的考核重点。
打造好尺子量道德:理想信念、政治态度、清正廉洁为“一票否决”指标
“我们这套体系的重点是解决德行考评的可操作性。”朱伟说,我们布置各县(市、区)和部分市直局单位根据各自实际情况,探索着对干部进行德行评价。探索的重点是解决德行考评的科学性与可操作性,对不同情形的干部德的考核突出不同的考核重点。
德是人的品行、品质,具有很强的隐蔽性,很难进行准确的评价。通常对干部德的评价办法大多存在客观性不强、鉴别度不够、应用性不足等问题,评价结果往往千篇一律,难以发挥导向作用。 
几年前,江北区就开始摸索着破解这个难题,终于在2006年,找到了一个突破口。江北区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林锦琪介绍,2006年,区委组织部正式会同同济大学组成联合课题组,推出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课题——“领导干部道德评价体系”。这引起了各级的广泛关注,并被宁波市委组织部评为当年度创新奖。
整个评价体系围绕指标设计、数据采集、数据处理三方面进行设计。这些标准被比作“尺子”,于是,有了“一把尺子量道德”的说法。
几年下来,这把“尺子”也不断在实践中得到完善。在江北区委组织部,记者看到了这把“尺子”——一共有4个一级指标(政治品德、职业道德、社会公德和家庭美德)、11个二级指标、22个三级指标。其中,22个三级指标分为量化指标(能直接通过采集的信息确定指标结果)、质化指标(难以直接得出评价结果,仅能定性判断的指标)等。
在指标评价标准设计上,针对每个质化指标设计了“优、良、中、差”或“优、中、差”等不同层次。其中,理想信念、政治态度、清正廉洁为“一票否决”指标。也就是说,只要这其中的一项指标考核为“差”,不管其他指标得分为多少,总体评价为“差”。
随意选取两份面向评价者单位和社区的调查问卷。测评题上至“面对党和国家的方针、政策及决议时的言行与态度”,下到“与父母、配偶的关系”,“环保意识”、“消费态度”、“子女教育”等,也被列入其中。
林锦琪说,这几年来,江北区先后用这把“尺子”对5个批次120多名领导干部进行道德评价。去年以来,更是集中对庄桥街道和江北区城管局的46名干部进行道德评价试点。现在,江北区开始把这一“尺子”运用到全体区管干部的日常考察和管理中,及时将测评信息录入评价系统,建立起领导干部道德档案。
“尺子”的测量结果显示:多数干部评价结果为“优”,测评分数在89分至93分之间。其中,政治立场、政治行为、科学发展、个人品行、家庭关系等9个指标得优的比例接近100%。但是,政治学习、奉献精神两个指标得优比例较低,分别是45%和58.7%。
探索德行考评长效机制:真正将“德”的考察评定权力交给人民群众
“对于干部德的考核测评,我们尽可能让更多的人共同参与。”朱伟说,我们将干部“德”的考察贯穿于干部成长进步的全过程,具体而言,有以下四方面人员:管他的人——上级领导,他管的人——下属同志,他服务的人——工作对象和服务对象,了解他的人——身边同志和邻居等。实践证明,这些人员参与打分测评,能够较好地体现考评的广泛性、客观性和公正性,也容易为被考评者信服接受。
被测评人又怎么看待这把尺子呢?
庄桥街道副主任何建荣就是其中一个被测评对象,他分管街道的拆迁和城建工作。他快人快语地说:“我觉得这个体系很有必要。要具体量化德,真的很困难。这个体系,就把抽象的道德,给具体化了。更重要的是,心里装着评价体系,也更能让我在心里装着群众。”
“拆迁中,群众观点很重要,这也正是评价体系里的一个重要内容。”何建荣举了个例子:去年,他负责大庆南路北延工程地块的拆迁。其中一户居民,怎么做工作都不肯拆迁,甚至出言辱骂。难道只能强拆吗?何建荣决定再努力努力。后来的近10次上门走访,让他了解到这户家庭的实际困难——两代人挤在50平方米的房子里,儿子30多岁了,没成亲,没固定工作。他们试图靠这样僵持,多得到一些拆迁补偿。何建荣一边耐心地劝他们:“政府的政策,肯定是一碗水端平”;一方面,默默地帮拆迁户的儿子联系工作。当何建荣把一份工作介绍给这户人家时,他们被彻底打动了,迅速签下拆迁协议,并动员其他居民拆迁。
江北区城管局副局长应立波既是测评人,又是被测评对象。他说:“以前选拔干部,也注重德的考核,但由于没有标准,考察的结果差别不大。现在,相当于把虚的东西变实了。”
怎么“化虚为实”呢?应立波说,测评时,不是靠印象打分,而是靠材料、事实说话。比如,测评参与公益活动的表现时,要提交志愿服务记录等证明;比如,政治学习这项,需要递交学习笔记、调研文章、发表的论文。他说,等这套系统成熟以后,他还想把这个应用在单位职工的测评上。
干部德行考评更主要的是,对干部8小时以外的考察也管起来了,即生活圈、社交圈的考察,进一步增强了操作性。比如,向社区居民了解考察对象和邻里的关系,向亲属了解考察对象孝敬父母的情况等。真正将“德”的考察评定权力交给人民群众,特别是考察对象工作范围内联系和交流较多、对其工作作风和个人行为比较了解的基层党员干部群众,及其上级直管领导、身边同事和下属,鼓励他们讲真心话、实在的话、有用的话,切实考察出党员干部的“真品德”、“真作风”。
江北区委书记俞雷说:“本来我们还担心,让群众参与对干部德行的考核,会不会束缚干部的手脚,不敢坚持原则,做老好人。事实证明,干部德行怎么样,群众心里自有一把秤。”
家住江东95花园小区的张大伯说:“以前,测评这些官,都是政府的事。现在,老百姓也能评这些官,肯定更放心了。而且,可能或多或少能把这些官给管起来。”

 

(据《现代金报》)

官方微博:宁波组工港城先锋 官方微信公众号:宁波组工(nbzgwx)
相关要闻
用户登录  |  常见问题  |  隐私声明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关于本站 最佳使用效果1024*768分辨率 建议使用IE7.0以上浏览器版本浏览本站 浙ICP备05064032号-1 copyright 2019 主办:中共宁波市委组织部 您是第 位访客